我与梅花共白头

愿埃兰迪尔之光永远闪耀星穹——有情处天地最仓皇,扇底风换了鬓底飞霜

小楼一夜听春雨
给她换个眼睛吧,蓝的浅一点,像海倒映在天空的颜色

尘逢 bjd 长慕

(2017.11.18  摄于西安 福七堂茶馆  摄影:妖妖 西楼)

谁能笑容明亮 一如往昔(大哥只有你啊)
从竹马青梅之谊
到并肩不离不弃
再多风雨 何所畏惧
愿此间 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
身无双翼 却心有一点灵犀(不是凤是龙)
愿世间 春秋与天地
眼中唯有一个你(们)
苦乐悲喜 得失中尽致淋漓
世说长生不熄
巍峨殿阙 孤烛流离
向来难测人心
花开一季 碾作尘泥
从歧途误入迷局
到尽处真相浮起
才惊觉谜底竟然 是自己
从碧落黄泉寻觅
到末路抉择瞬息
执手相依 最难期许
愿此间 山有木兮卿有意
昨夜星辰恰似你(们)

加了一点吐槽,不过大哥啊,银戎回到天城了,他当上龙君之后,看着空空的四席,会不会有点寂...

【闪虫】闪电泡芙(二)

(他们两个终于见面了......)


Barry从校门口走出来,轻轻皱了皱眉,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Cisco,我觉得你猜的没错,我询问了中城大学生物研究室的Dr.Amos,他表示确实在粒子加速器爆炸的前一天晚上,研究室丢了一盆……你等等我看一下,”Barry歪着脖子夹住电话,从包里掏出笔记本,迅速地翻了几页,“丢失了一盆叫水毒芹的植物。”他用手指点了点笔记本上略微潦草的字,继续说,“博士说这盆植物是从亚洲引进用来做研究的,有剧毒,丢了之后博士曾经发动学生找过,也在校园里贴了告示,防止大家误食。不过都没有什么消息。”Barry把本子揣进包里,抓住电话继续说,“不过因为爆炸那...

窗外,有一地金黄色的翅膀。

【闪虫】闪电泡芙(一)

CP:闪虫 tv版闪闪x超凡小蜘蛛(我只是想把两个小天使都亲亲抱抱举高高,他们都那么可爱!(´▽`ʃƪ))

PS:本故事源于我在甜品店的一次有点丢脸又有点好笑的遭遇,大概四五章完结的样子。高甜日常。如有雷同,不可饶恕。文笔幼稚,博君一笑。

PPS:在这个世界里,大家都很好,没有什么大阴谋,我的智商并不够。

PPPS:存在大量私设,比如加菲蛛已经上大学了,成年了,可以打工了。blablabla等等。

实际上本章并没有出现小Barry(:з っ )っ

 

 

 

 

 

 

站在车水马龙的街道旁...

笑我老尘世,犹记瑶台逢。

bjd 尘逢 长慕

龙要开始冬眠了……梦中,会不会有五龙御天?
他叫天涯。
掷杯天涯啸西风。


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
然而阳光已使我的荒凉
成为更新的荒凉

恍惚记得这个好像是之前那个“用五句看起来be的话写he”里面的一段……后来写的那个翼漂就是这个化梗。不过这个是救漂。

“我曾经常常做一个梦,”漂移躺在充电床上,窝在医官的怀里,迷迷糊糊的说。
“如果你总做梦的话,我怀疑你的大脑模块没有更新数据小炉渣。”
“我梦到那时候我还没有遇到垫圈,”漂移已经习惯了爱人的说话方式,继续念叨着,“有个神神道道的巫师,应该是巫师吧,他和我说,‘孩子,你未来会遇到一个你爱也爱你的人的。那时候我对此嗤之以鼻,毕竟我有没有未来都很难说。’”
“可是现在,”漂移抬起头雕,看了看眼前的医官,“我遇到了,我很感谢他,而我已经忘记了他的面容。”

一盆名叫前世今生的狗血

存脑洞
瑟兰迪尔x埃尔隆德
对是领主受

前一世瑟兰迪尔主动追的埃尔隆德,但是劳德在魔戒征战里挂了,结果灵魂没去曼督斯消散天地(到底为啥不能去啊没想好)百年之后瑟兰迪尔也离开了。
这一海耶斯和施密特接触后,两个人都察觉到对方很对胃口,斗来斗去,情愫渐生。结果还是施密特拿到了宇宙魔方。(突然想用一下那个转世挖坟梗😂😂)在接触到宇宙魔方后觉醒了前世的回忆,但是已经停不下来了。觉得对不起海耶斯就分手了,海耶斯很生气,后果很严重。(没想好咋严重……)但是还是放不下叔,最后混进九头蛇里把他带走了……

够了这是一盆狗血啊!

一场秋雨,又落一地花。

深夜

好吧不得不承认,今天心态崩了。
经常会看到暗恋设定的同人,最后少不了接受感情的he结局,我偏爱这类,因为我在现实中求而不得。
我永远不会忘记我高中的时候,在繁重的课业中也要去看的那个人。
但我不敢说。
其实有什么不敢说的呢,太过于热切的目光稍微有心一点的人都能看出来。
不得不说我的骨子里还是刻着深沉的自卑,即使我拼命改变自己,也依旧觉得自己配不上这一切,还有他们的嘲笑调侃。
时不时会嚎啕大哭,虽然偶尔也能云淡风轻的谈起,“啊那个时候真是幼稚……”不,一点也不幼稚,即使知道以后的人生再也没有什么交集,也依旧会暗自神伤。
甚至我现在还固执的用着魅族的手机。因为他曾经用过,我总是觉得像两个人的秘密。

南风不竞
南风不竞
南风不竞

春风词笔(枫岫主人x策梦侯)

之前看到的cp,被人称为两个匿名写手的灵魂交流……写出来权作一笑


“大人广其心,无物不宜我,劫墨磨成灰,慵与世相左。哈,如此良宵美景,终不免落寞寂寥啊。”
山吐朗月,风散馥烟,月色之下,一人一枕,慵散自得。半卧之人眉目如画,额前一点丹砂,嘴角含笑,一袭深红织金的外衣,在月色映照下愈发显得萧萧肃肃,龙章凤姿。“清风不相识,何故入吾帷。”风更大了些,吹得几棵枫树哗哗作响,抖落一片丹霞。清都无我悠闲地吐了口烟气,伸手接住了一片飘飞的枫叶。“宁困于枝,莫坠于尘啊。”策梦侯微微抬眼看了看手中的枫叶,悠悠叹了口气,“如今你将要委顿尘埃,不若我借你一力,送你上青云如何?”说罢捻起笔,沾了墨,题了一句“秋花...

朋友说到他们上课讲过的古巴比伦的神话,吉尔伽美什和恩启都他俩一个人一个兽,一个天一个地,吉没见到恩的欺男霸女,见到恩之后就和他一起好好建设城邦。恩死后给他找永生仙草和他的灵魂对话。抑制不住来了个脑洞。

“让你体内的人性接纳我的兽性吧,我们将逃离蛮荒,用沾血的剑和蘸墨的笔为天神献上巴比伦人的虔诚。来吧,吉尔伽美什,用你被天神祝福的手抚摸我的头顶,恩启都愿意接纳并把大地的希望赋予你身。让我们灵与肉的交融,我愿意被你驱使,永远纠缠,希望我死后不灭的灵魂能陪伴你到达永生的众神殿堂。”

“我也同样,恩启都,我愿与你交融,愿意把背后托付给你,愿意为你祈求天神的降临。见到你之前我曾经是天神在人间的信使,...

楚天千里清秋,水随天去秋无际。遥岑远目,献愁供恨,玉簪螺髻。落日楼头,断鸿声里,江南游子。把吴钩看了,栏杆拍遍,无人会,登临意。   

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求田问舍,怕应羞见,刘郎才气。可惜流年,忧愁风雨,树犹如此!倩何人唤取,红巾翠袖,揾英雄泪?

预言

百字短篇

   飞翼常常登上新水晶城的最高处,默默俯视着灯火辉煌的城市。大阿特拉斯曾经饶有兴趣地询问原因,飞翼笑了笑,最终没有说话。
很久很久以前,久到飞翼还能有心情抬起头欣赏赛博坦上冷白色的月光。
   他曾经碰到过一个流浪的诗人。他嘴里念叨着“带着一双永远睁开的眼睛,像苦修不眠的隐士,守望流动不息的星尘,如祭祀肩负着净身的使命。”飞翼礼貌的向诗人问候,“哦不我的孩子,”来人抖了抖机体上的尘土,“我不是一个诗人。我是个预言者,我无意漂泊到这里,看到了一个神铸的火种,这一定是普神遗落的珍宝。”他疯疯癫癫的说了好久,最后突然压低声音,“你造就了我的死亡,我拯...

一曲阳关情几许,知君欲向秦川去。
白马皂貂留不住。
回首处,孤城不见天霖雾。

到日长安花似雨,故关杨柳初飞絮。
渐见靴刀迎夹路。
谁得似,风流膝上王文度。

笑我老尘世,犹记瑶台逢。
记得当时给他起了两个名字,一个叫尘逢,一个叫长慕。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

青梅 03(萧景琰x蔺晨)

雪若花凋,惹乱飞鸟。

“才见岭头云似盖,已惊岩下雪如尘。千峰笋石千株玉,万树松罗万朵云。哎呀,如此美景,却少了美人作伴,美酒助兴,真是遗憾呐。”蔺晨披着一件狐狸毛领子的玉白色大氅,站在廊下,看着廊外的雪景,摇头叹惋。

“呵,蔺少阁主身边怎会少了美人相陪?”梅长苏浑身上下包裹的严严实实,捧着个暖手炉站在蔺晨身后,温文尔雅的调笑着。

“哼,也不知是谁,非要在出征不久软硬兼施让宫姑娘回了金陵。还说什么‘重建妙音坊’,我就不信急在这一时。”蔺晨不屑的撇撇嘴。“现在倒好,如此美景少了宫姑娘弹琴助兴,美景反倒落了下乘。”

“我可记得……”梅长苏故意拖长了声音,“一路上蔺少阁主都蔫蔫的窝在马车上,我...

青梅02(萧景琰x蔺晨)

(注1:当初写边境朔月时只是想让行军条件更恶劣一点,但是后来发现和原著、电视剧中的时间线不符,梁帝寿辰已在春猎之后,那么朔月已过。于是把《青梅01》的开头改成“虽然朔月已过一段时间,可是大梁的北境依旧寒冷,大雪纷纷扬扬依旧没有停下的意思。”之前给大家造成困扰之处,请见谅,以后我会更加细致的核对方方面面,尽量防止此类事情的发生。也欢迎大家监督,鞠躬。)


 大梁,金陵。

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

即便是大梁边境战火四起,都城金陵的风依旧是充斥着一股子刻入骨髓的脂粉香,依旧是天子脚下,说不完的太平气象,盛世风流。

东宫的意琦阁,是除了朝会大殿和皇帝寝宫之外,...

青梅01 (萧景琰x蔺晨)

已是朔月。

蒙挚骑着马走在先锋营前面,抬头看了一眼远方连绵的群山,天际依旧是墨青色,雪依旧没有停的意思,纷纷扬扬的泼洒下来。远方已经能够看到大梁北境的第一座城池:朔青。

看着远方的城池,蒙挚心中微微松了一口气,从金陵城中出来,已经行军了半月有余,一路向北,是越发寒冷了。他生怕小殊路途遥远吃不消,如今快到了目的地,便可让他好好休养几日。蒙挚这样想着,扭头便催促身后的先锋营加快速度。

中军的一架马车内,宽大的车厢内铺着厚厚的羊毛地毯,靠边支着一张小炕桌,上面本应摆着美酒佳肴,但只摆着一个小药炉,炉中不知在熬什么药,把偌大的车厢熏得满是药香。这马车本是给梅长苏准备的,供他疲累时休息,但是现在卧...

© 我与梅花共白头 | Powered by LOFTER